桐城资讯网

展文都风采
我们一直在努力

《乌金记》案的前前后后

清乾隆年间,桐城北乡(现大关镇台庄村)王家大层,有位家财万贯的王子旺员外,生有一女,名叫王桂英。双亲视为掌上明珠,宠爱有加,聘请距此地五六里地的王集周庄秀才周明月为私塾先生。王小姐貌美贤淑,知书达理,二八妙龄与一河之隔的猴岭李湾书生李仪春结为伉俪。王小姐出嫁时,其父以传家无价之宝——四块乌金和一对玉镯为其陪嫁。一时惊动四州八县。

新婚之夜,盗贼雷龙潜入洞房,借新郎辞客进门之际将其杀害。次日一大早,王小姐房内寂静无声,公婆上楼,不见了公子,桂英说:“公子昨晚上楼说他看看宝贝(乌金),索去锁匙,拿起宝贝下楼后就没有上楼,我正纳闷呢?”李家见楼梯步步有血,四处查看,揭开一黄桶(木制大桶——做豆腐泡浆等用),李公子已被杀,切成四块,装在黄桶之内。

李仪春被杀,李家以为是媳妇桂英勾引奸夫所为,告到县府。桐城知县陈琳仅凭现场的一把折扇主观臆断,盗案当作奸案办,认为王桂英勾结奸夫——她的恩师周明月杀死李仪春。刑讯逼供,屈打成招,王、周被打入死牢。

周明月之妻陈氏(大关镇台庄村牡丹冲陈门大户之女)勤俭贤淑,与丈夫恩恩爱爱,情深似海,奔走营救,三寸金莲至南京找到丈夫挚友大律师吴天寿,哭诉冤情。鉴于死刑已定,问斩在即,吴天寿进退维谷,苦无计可施。陈氏信誓旦旦,决意刀山火海喊冤情。吴天寿义愤填膺,疾书一百零八张状纸,陈诉真相,痛斥草菅。陈氏女“将诉状顶在头上,跪在衙门,逢官遇轿高声叫喊,百姓围观尽诉冤情,万一遇有清官动了恻隐,就有指望救夫君,若无清官来过问,硬闯大堂死命拼”。可是人海之中,未见一个青天。“文官见我催轿走,武官见我马加鞭”。中秋之夜,南京城官民同乐,大放花灯,大小衙门七十二道,道道门不关,陈氏女将诉状掖于发际和周身上下,潜入总督府大堂,舍身救夫,悬梁自缢(一说陈氏女潜入总督府,夜半击鼓鸣冤,哭诉冤情。总督张柏龄权衡再三,不愿扯一发而动全身,更是使自己下属亲信桐城县官位难保,自己颜面受损,将陈氏女三番五次轰下大堂,烈女陈氏拼死拼活,冲上大堂,舍身救夫,撞死于总督案前)。正当皂隶移尸匿迹之时,吴天寿拦尸闹堂,南京总督张柏龄责令下属桐城知县复查此案。陈琳不敢违命,县官装扮商人,明察暗访,几经周折,终于在江西瑞昌县将真凶雷龙捕获归案。周明月、王桂英均获释,乌金完璧归赵。桐城知县陈琳慑于众怒难犯,则披麻戴孝,伴护陈氏灵柩回桐城北乡安葬。至此,此一天下奇冤得到了昭雪。

周明月、王桂英的同乡和友人曾欲助失妻的周明月和丧夫的王桂英结为夫妻。对此结局有三个版本:一说南京总督见案情大白,从中牵线,李家失子,收周明月为螟蛉,与王桂英洞房花烛,侍奉二老,并养老送终。一说周王二人牵手伉俪,白头偕老。一说周明月铭感陈氏义烈,更有师生龌龊之嫌,誓不再娶,仍以授业终生。王桂英念李郎罹难,看破红尘,身心俱碎,遁入深山空门,削发为尼,甘同晨钟暮鼓为伴终身。在当时的封建社会里,惊动官府,广为传播的事件,又处于那种错纵复杂的环境之中,后一种传说较为可信。

清道光年间,民意艺人将这一富有传奇色彩的谋财害命案,编成戏剧,到处演唱,至光绪年间形成黄梅戏剧目《乌金记》,被列入三十六本大戏经典剧目之一。但是这一剧本因鞭挞了桐城县官的胡乱断案,草菅人命,并在唱词中出现痛斥“骂一声桐城县昏庸无才”“桐城县无法无天忒胆大”“桐城狗官,循私枉法,情理难容”“知县大人为官不正,屈打成招,冤枉好人”等词句。此剧在桐城受到忌讳,因而禁演,故有“桐城不演《乌金记》”之说,只有少数观众在外地看过此戏。1980年,桐城县黄梅戏剧团冲破藩篱,公演了这出戏,让桐城人民也看到了这本据实编演家乡人和事的传统戏《乌金记》。

《乌金记》中王桂英(现属大关镇台庄村王家大屋)的绣花楼年久失修,倒塌,其台基王家后人于10年前掘弃,原址做了混凝土结构楼房。原王家养金鱼两口小池塘仍存。周明月(现属大关镇王集村周庄),查无周姓后人,周明月住宅已易主它姓,旧址已做混凝土结构楼房一幢。其门楼仍存,高5米,块砖、条石结构,木门高2 .5米,宽1.1米,厚0.08米。门楼的门头上有一条石,宽2.2米,高0.3米,阴文镌刻“家传礼顺”四字。如今的周庄,新农村气象的现代建筑群中,竟然有此一孤独的古代门楼,路过者必流连忘返,探访究竟。(徐庆寿)

 


(资料参考操鹏先生《千古奇冤<乌金记>》、黄梅戏光碟《乌金记》,并采访王桂英后人王永富老先生,仅致谢意!)

汇聚文都精萃,展现桐城风采,转载请申明!
分享到: 更多

知桐城,识文都!我们一直在努力!

联系我们